行业周期轮动下搞证券也怕入错行


  男怕入错行,这句俗语套在人士身上也很适用。

  齐康(化名)是某大型券商研究所首席分析师,入行超过6年,在流动性颇高的卖方研究领域,算得上是资深前辈。此前,他曾在人民银行某地中心支行工作。

  有着人行工作背景,转入券商先做债券研究,再做银行业研究、担任首席分析师,对他来说,这一切似乎顺理成章。

  烦恼的产生或许来源于比较,因为与他同一时期转入券商的另一位人行同事职业发展得更好。

  齐康的这位同事转入券商后一直坚持做债券研究,后来进入南方某大型基金当研究员,并由研究员升为基金经理助理,直至基金经理。

  两人最明显的差距是,基金经理薪酬在百万元以上,而首席分析师大多不到百万元。此外,作为首席分析师,齐康仍需要为基金公司服务。而为了一年一度的行业评选,他需要放下身段上门向基金经理拉票,而这位前同事已成为他需要“讨好”的对象。

  两人境遇的转折点,似乎在于齐康当初放弃了债券研究工作,转而选择了银行业研究。有时齐康也会感慨,如果当初他一直选择做债券研究,也有可能进入基金公司成为基金经理。

  “近两年来,银行业没有什么好的投资机会,机构对配置兴趣不高。相反,却迎来了大发展,机构自然更加关注了。”齐康告诉记者。

  周期轮动,使得债券市场和银行股正处在截然不同的境地。前者的发展给坚守该行业的个人带来了光明的职业发展机会,而后者的低迷让不少选择研究该领域的券业人士颇感失意。

  “四年前,债券市场没啥机会,所以人们关注得少,后来市场有机会了,但相关的研究型和投资型人才较缺。因此,抓住机会的人,职业上升速度就特别快。”齐康解释。

  “银行业是一个大行业,机构大多会配置该行业的,这在两年前还比较吃香,但受周期性驱动因素影响,当前银行股不吃香了。所以我即使熬到头,也就是担任首席分析师,对个人而言,职业发展机会并不多。”齐康颇感无奈。

  尴尬的现实是,以公募基金为代表的买方机构如今对于银行业研究员的需求已大幅下滑。作为卖方机构的首席分析师,齐康很难在买方机构中找到合适的位置。

  齐康的苦恼并非个案,他的遭遇也反映了经济周期轮动的大环境。陷入低迷的产业也使得不少券业人士颇为苦恼。例如,钢铁、水泥和建材等行业研究员都面临职业发展通道收窄的现实。

  在此背景下,不少研究员选择了换行业研究或者选择其他职业发展通道。但谁也说不准,五年后钢铁等行业能否迎来新的发展机会,也不知道五年后,新换的行业会否成为下一个。

  “周期轮动对我们的考验,或许就是考验你的坚守的耐心程度。如果你坚守下去,三年后未尝不会迎来一个艳阳天。相反,换来换去,只会让你的机会成本变得更加不可预测。”齐康说。

  齐康的话,也许正是所有身处券业的人士坚守下去的理由,或许这一切只是黎明前的黑夜罢了。


  • 上一篇:沪指昨失守2000点创45个月新低
  • 下一篇:巴菲特最新诫律:别让高税率阻挡你投资的脚步
  •